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北京晚报:异哉所谓“提倡性条款”

2018-12-02 04:01:16
北京晚报:异哉所谓“倡导性条款” “常回家看看”进入我国法律条款正式实施后,社会各界持续关注这一条款的法律和道德界限、实践中可操作性、落实探亲假等问题。

日前,全程参与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修改的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肖金明公开回应:社会上对“不常回家看看怎么处罚”的疑问,实际上是把法律条款的可操作性与可诉性、可制裁性两个概念混淆了。

可操作性包括的内容除了可诉性、可制裁性外,还包括评判是非、行政问责、调解家庭纠纷等重要原则。

社会立法中很多条款不具有可诉性、可制裁性,而侧重于鼓励、提倡、保障。

如果能督促政府和社会履行应有的责任,能促使家庭更好地履行义务,就体现了社会法条款的可操作性。

其实,人们争论“常回家看看”入法,并不是是反对“常回家看看”,更多地是在于搞清楚究竟什么方面的内容可以入法,或说,法是什么东西?和应当如何对待法律? 法律是法的形式的统称。

长期以来,人们对法的认识,基本上没有超越《新华词典》的解释:“由国家制定或认可的,以权利义务为主要内容的,体现国家意志,受国家强制力保证执行的法律、法令、条例等行为规则的统称。

” 肖金明教授的解释,使人们对“法律”有了新的认知:有些法律是不受国家强制力保证执行的,属于“倡导性条款”,这对人们法的观念、法律的认知是一次大促进还是大促退,有待时间和历史和实践去检验。

过去,人们普遍相信法律,敬畏法律,是因为国家告诉公民:有法必依,执法必严,违法必究。

打从有了“倡导性条款”法律和肖教授的解释,人们终于知道了法律并不都是国家强制力保证执行的,有些法律就是一种鼓励、提倡而已。

能够做到固然很好,做不到也不必或不能追责,因为仅仅是鼓励、提倡而已。

违法在一些方面仿佛不再是一件必须追责的事情,因为有关法律条款本来就是鼓励、提倡而已。

而已而已,唯有而已。

有了肖教授对立法的最新解释,固然减少了人们对“常回家看看”这款法条的耽忧和对法律的敬畏,但我还是以为立法专家的工作并没有完成。

比如,立法专家还应当告诉人们,除了“常回家看看”之外,我国还有哪些法律条款是属于“倡导性条款”。

我国从1982年开始有了“82宪法”,之前的宪法遭到了任意践踏,连宪法规定选举产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都无法保护,何况其他公民。

今天仍然有人不把宪法当回事,大量的违宪行动得不到追究,这是不是与宪法里的某些条款也属于“倡导性条款”有关呢? 本文标题套用梁启超先生《异哉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