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南方日报:胡玫小心成为影坛余秋雨

2018-12-08 07:37:09
南方日报:胡玫小心成为影坛余秋雨 孔子因为《孔子》成了大热新闻。

消息说,胡玫的电影《孔子》公映之前,因为《阿凡达》的突然下线,激发了网友的抵触情绪,掀起拒看《孔子》的浪潮。

一部电影而已,怎么就激起网友亦即观众的如此反感?这是值得电影方沉思的,尤其要深思观众所以“迁怒”,如果一定要这样理解的话。

究竟是否由于《孔子》“驾到”而令《阿凡达》“让道”,这里不去理会。

实际上就我们那些历史题材的影视作品整体而言,形象不佳恐怕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先前的“戏说”就罢了,人家原本就是要借助历史的符号玩一下历史。

不过后来那些号称“正说”的,也很难让舆论恭维。

现在这个《孔子》,本人因为不肯去看而庄谐莫辨。

但开拍之前,“子见南子”就成了关注焦点;看了以后那些“不懂电影”的人又说,“子路、颜回、南子的死法都不对头”。

推测该不属“庄”的一类。

让人不能接受的,是电影制作者的试图强加于人。

导演胡玫说,中国人要看《孔子》,她已经看了三四遍,每次看都有不同感受,都会哭。

主演周润发说,看完《孔子》不哭就不算人。

前者上升到国人与否的高度,后者更涉及了人畜分野的命题。

说老实话,听周氏这么一说,我就更不肯往影院送半个脚印了,免得看完后可能生了一肚子气不说,还因为不能奉送几滴眼泪而无端让人给臭骂一通! 在历史题材影视不够严肃的创作背景下,我以为更不宜在圣人头上动土。

从前有一些时候,圣人戏正是禁区,禁的出发点是亵渎。

比如宋朝杨亿的《杨文公谈苑》载,宋太宗至道2年重阳,太子一干人等摆宴席,同时观赏“教坊以夫子为戏”。

这时有个叫李至的宾客说:“唐大和中,乐府以此为戏,文宗遽令止之,笞伶人,以惩其无礼。

鲁哀公以儒为戏尚不可,况敢及先圣乎?”太子听罢吓了一跳,“言于上而制止之,此戏遂绝”。

又如清朝萧奭的《永宪录》载,康熙初年,“优人演剧多亵渎圣贤”,从而“禁不得装孔圣及诸贤”。

不仅如此,雍正年间,还从宣化总兵李如柏之请,“天下庙宇关圣神像不得偏坐侧立”,与此同时,“并禁演关帝”。

好在这样的禁令没有贯彻到今天,否则,不但吴宇森那个令人捧腹的《赤壁》无以问世,胡玫这个“直把孔子当孙子”的《孔子》,都会胎死腹中。

但是,我们不能因为今天舆论宽松,就“圣”头着粪,以为自己才对圣人有了真正的认识。

忽然见到,中国电影界有了每一年举行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