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

一个在日本做机器人的中国亾

2018-10-31 00:03:54

一个在日本做机器人的中国亾

第一次见到张大鹏,他穿着白色衬衫,黑色的西裤,没有打领带;戴着很普通的眼镜,留着很普通的发型,脸上是很普通的谦恭的笑容。看起来很有日本人的感觉,就是那种结了婚有孩子,努力工作养家糊口的普通日本中年上班族的形象。不知道是因为笔者事先知道他从日本回来,从而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,还是因为他在日本待久了,从而有了许多日本人的习惯,又或许是二者皆有吧。

张大鹏不是日本人,他是山东临沂人,机械电子学博士,目前在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当研究员。前几天他回到国内,受Makerpapa的邀请,在离开前一天的晚上做了一场有关机器人研究的演讲。地点就是硬创邦在北京的新办公地点的活动空间。

我们都有一个梦想

这个冠名为分享会的活动规模很小,演讲嘉宾就张大鹏一位,现场的观众前后加起来大概20人。旁边是播放PPT的电脑,有一位员工负责,另有一位摄像和一位摄影。张大鹏拿着话筒上来,没有什么铺垫就直接进入机器人主题。

只是他一上来就给我们每个人的梦想浇了一盆冷水,这个梦想是某一天机器人会变得像人类一样,可以和我们交流、生活在一起。相信很多机器人研究者和爱好者都有这样的梦想,笔者有,张大鹏也有过。然而他说:

从我做机器人几十年的经验来看,以目前的技术水平不可能实现像人类一样的机器人,而且或许永远都不会实现。

于我这是很新鲜的观点,但他看起来已经接受很久了。他很快把演讲转移到他们做的项目上。虽然一时做不了类人机器人,但总可以从简单的开始。

家用机器人要萌萌哒

目前机器人领域主要分为三大块,分别是家用、工业和军用机器人。三个细分领域分别有不同的侧重点,家用机器人主要使用场景是室内,帮助人们处理一些生活和工作事务;工业机器人最重要的是稳定,重复做一件事很长时间也能够保持很低的误差;而军用机器人强调在极端环境下的适应能力。

张大鹏他们做的是家用机器人,就是下面这款呆萌的护理机器人RIBA。

严格来说,这款机器人只有一项功能,就是把人抱起来再放下。主要用在医院、养老院等场所,在人口老龄化,劳动力短缺的日本将有很大市场。

别看只有抱人这么一项简单的功能,要做到完美是不容易的。RIBA已经发展到了第三代,历时超过10年。第一代的外形非常丑陋,甚至是恐怖,用张大鹏的话来说,因为它的内部机械构造完全裸露在外面。到了第二代,研究人员请了一位着名的日本女工业设计师为RIBA设计了现在这个萌萌哒北极熊造型。

这也说明了家用机器人与其它机器人的不同之处,前者不仅要求功能强大,也需要有美观的外形。

中国与日本

张大鹏在中国和日本都做过研究,从硕士到现在从事过的项目有:哈工大的月球车着陆系统,名古屋大学的人类运动和行为的模式识别项目,以及目前的护理机器人RIBA,等等。

在演讲之后的问答环节谈到中国和日本机器人研究的区别。他表示在RIBA刚开始研究时,国内和日本的机器人研究水平差距很大,但到现在基本已经到了同一个水平线上。另外,中国由于国家政策的影响,机器人研究主要侧重工业机器人领域,而日本则有很多民用机器人项目。还有,日本的产业界和科研界的合作也比中国要更紧密。

还有一件趣事,在RIBA从第二代发展到第三代的阶段,研究人员为了提高它的商用价值,需要想办法大幅降低成本,于是有几颗传感器是张大鹏从淘宝上买回来的,价格只有几十元,十分便宜。这是也是中国的优势。

虽然张大鹏认为目前很难造出类人机器人,但日本政府似乎是为了防患于未然,规定所有机器人都必须装有一个紧急停止按钮,以应对紧急情况的出现。

谈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机器人学三定律了:

机器人不得伤害人,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;

机器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,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;

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,但不得违反第一、第二定律。

感觉机器人、机器人研究者和爱好者都很萌很可爱,你觉得呢?

本文由大比特资讯收集整理()

屏蔽器
校园直饮水
齿轮减速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