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爱的拐角你在等着六

2018-10-29 00:31:08

爱的拐角,你在等着(六)

回来后木木就成了叶的私人辅导老师了,不过是免费的。因为体育剩除了体育成绩,文化课也和重要。面对叶的请求,木木觉得自己无法推辞。可看了叶那如螃蟹爬出来的字和崭新的课本,她才发现他的学习有多糟,一时心软答应他是多大的错误。叶在旁边直笑,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。

不过学起来,叶还是蛮认真的,大脑还算聪明。许多东西一点就通了。除此之外,木木每天都为他布置了可能到他下床后都做不完的作业。她说,时间已不多了,趁有机会补回来,大好时光不要浪费了。看叶可怜的样子暗暗得意,总算报了点仇。

叶叫可怜,我是病人啊,你这是虐待。

木木马上顶回去,病人不需要学习吗,你不是要实现理想吗,不努力怎么实现呢。叶说,那你呢,你的理想是什么?

不知道。

一定有的。

不知道。说嘛。

……

中午下起了暴雨,这段时间台风开始不正常了,时常雨水连绵。木木看着窗外,焦急地不知道该怎么办。现在不管怎么回去都要被淋成落汤鸡,而附近又没有出租车。

等雨停了再回去不行吗?叶巴不得她留下。

下午还有一场考试。

不考不行吗?一场而已,我就不经常考试。

你是你,你这种人当然不用考试。话一出口木木就后悔了。

令人窒息的沉默。木木看向窗外。叶掀起被子,下了床开始穿衣服。

你干什么?木木上前阻止。

送你回学校。叶的声音从未有过的冰冷。

不用。木木进退两难。

叶翻出一件雨衣为她披上,走到单车边,来,上车。

你呢,淋湿了怎么办?叶站在雨里,几秒钟身体全部湿透。

这是我的事,我这种人死了也没有人问的。

木木感到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。她扯下雨衣向前冲去。叶立在原地,雨猛烈地打在脸上,隐隐作痛,而他似已麻木。

有点冷,木木脚步却没有停。雨在空中形成一道道水幕如瀑布一般。她急速穿越其中,雨水劈头盖脸地从头浇到脚,世界失去了声音,只剩下天空在哭泣。

为什么你总是让人无法抗拒。

为什么你总带着残酷的笑意,难道看人难过你很开心。

为什么你说不让人伤害我,自己却一次次害我伤心。

为什么我会一次次身不由己。

夜色迷离的操场,辛辣馥郁的香樟,徐徐回旋的风,纠缠不休的情侣,远出寝室灯火通明如不夜城堡,点缀几点星光的天空。又普通又美好。

因为你在奔跑,视角在变化,所以每一秒你的眼中的景色都是新鲜的。叶说。所以每次我不开心的时候总是来跑步,试图记住每个瞬间的风景。

他跑了几圈就就会停下来,坐在看台上,邀木木一起。许多次木木都要回寝室,却被他强行留住。他像个霸道的小孩,用尽力气,不达目的不罢休。几次之后木木就放弃了与他争斗,只在心里不停的咒他什么时候不小心从看台上掉下来摔死。但看起来这个愿望可能永远都不能实现了。他不知从那弄来的酒,递一瓶给木木,她厌恶的摇头,他却得意的笑了,然后他又不知从那里摸出根吸管,坐在一边自顾自地畅饮。

木木看他宝贝似的双手握着瓶子,神情专注,怎么也看不透他是个怎么样的人。

酒有那么好喝?

不知道。

木木绝倒。那你还喝?

酒可以麻痹神经。

厄?

然后你可以忘记好多的事。

真的可以么。不是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吗,而且有些事是怎么也忘不掉的。

你知道有中酒叫醉生梦死,喝了就会忘掉过去。

但它不是。

在我手中它是的。每次喝酒过后醒来,我都觉得很轻松。好象刚降临这个世界一样,可以全新的去面对,用尽所有。

他总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,但他又似乎不奢望别人能听懂。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愿意倾听他的人。

有时候他会带瓶可乐或果汁给她,然后自说自话。他这个时候总让木木感到忧伤。可是第二天再见他又是嘻嘻哈哈的象什么都没发生。

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渐渐真相大白。木木渐渐明白他不知用什么表情面对。她似乎一步步被他控制心神。

他说,我妈妈很早就去世了,死于难产,我出生没多久,她就离开了,甚至没来得及多看我一眼。所以我的生命从来都是不完整的,它是用妈妈的命换来的。但是直到两年前我才知道这个真相。我想爸爸是恨我的吧,因为我他失去了最亲爱的人,但他又是多么地爱我。他不告诉我是不愿我心中有愧疚,他一直多我纵容以弥补没有妈妈关爱的缺失。从小我没有得不到的东西。初中时我经常闯祸,但爸爸总会为我摆平。那一年我和同学偷了爸爸的摩托车,晚上骑到大街上飙车,一个急转弯是出了车祸,同学在后面飞了出去,头重重地砸在地上。死了。我的脚被轧断了,然后,在病房了,爸爸告诉了我一切。他并没有要我如何做。但我明白,我该做个好孩子,我的生命现在是两个人的,我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。因而我必须比任何人都要珍惜,。那个同学的死,我一直无法释怀,曾经我们一起疯狂过那么的的日子,我知道他对这个世界还有留恋,他死的时候剩下的一只眼睛睁得大大的,充满惶恐和不甘。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,但他永远都回不来了,是么。但我依然无法入眠,每晚我都会惊醒,你知道为什么我那么早起来,我几乎从来就没睡过,我一直在奔跑,我不能停下来。跑着的时候我会感觉妈妈就在身边,听着风响在耳边,我总恍惚地以为听到了她温柔的声音。疲惫让人失去防备。梦境纷至沓来,酒会让我麻醉,不再记起。

他肆无忌惮,任泪水淌过棱角分明的脸。月光下泪滴宛如流星,幻化出炫目的光,照进木木的心底。纵使他骄纵,顽劣,至少他依然有一颗单纯的心,一颗柔软的没有伪装的心。

那些展现在眼前的种种都是伪装么,现在才是真实的他,无助的需要被拥入怀中。但她只是把视线投向远处,她想到辰,温润如玉英俊潇洒的辰,对自己百依百顺的辰,将自己毫不留情抛弃的辰。爱与被爱,总有一个人要受伤,只是,那一个会伤的更重?

不求将你彻底忘记,只愿不再记起。你是我心中最深的伤口,未感到痛就已麻痹。

木木回到寝室,直打喷嚏。梅一边递给他毛巾,一边骂她傻,叶那小子是个毒物,你可不要被他迷住了,他曾经有好多女人的。

好多女人么。木木笑笑,安静得换下滴水的衣服。

看你笑得跟花痴似的。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吧?

没有了,不过觉得他挺特别。[1][2][3][4][5][6][7]

塑料靠背椅子
印象花园
预应力钢绞线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